• Daily Devotions

《我,约翰》第二十篇:爱与智慧(2)

他们说这话,乃试探耶稣,要得着告他的把柄。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。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,耶稣就直起腰来,对他们说:“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,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。”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。他们听见这话,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,只剩下耶稣一人,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。耶稣就直起腰来,对她说:“妇人,那些人在哪里呢?没有人定你的罪吗?”她说:“主啊,没有。”耶稣说:“我也不定你的罪,去吧!从此不要再犯罪了。”

约翰福音8:6-11



这时,我的老师慢慢地弯下腰来,用手指头在地上画字。他画什么,我不知道,我太紧张了,没有办法专注看我老师的指头。难道他是在写—

人啊,你的心如何,你们不知道?

或者,

谁是没有罪的呢?

或者,

打死她能解决问题吗?

或者,

你们不知道你们做的是什么。

或者,

可怜的妇人哪,你是罪的奴仆。

或者,

人的心哪,怎么这麽邪恶残暴呢?


我不知道他写什么,但是慢慢地,群众的声音降低了,控告者们的气势减弱了,即或他们还在不住地问我的老师,“你说,该把她怎么样?你说,该把她怎么样?”那个声音已经从嚣张的怒气,慢慢地转为坚定的询问。我看见我的老师直起腰来,对他们说:“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,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。”

祂的声音平稳正直,不卑不亢。祂没有激动,也没有畏缩,说完了,又弯著腰,用手指头在地上画字。


我闭上眼睛,开始思考,“我可以拿石头打她吗?”我想我和这个妇人岂不同样是罪人吗?我为我刚才的分析觉得羞愧,我哪里有资格来思考,来判决,来行动呢?我不过是一个罪人啊。

我发觉我周遭的气氛慢慢改变了,我睁开眼睛,看见那些文士和法利赛人已经走了一些,尤其那些年老的先走了。我想,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罪多吧。慢慢地,我看有些中年人也走了,有些壮年人也走了,有些青年人也走了,还剩下几个少年的文士和法利赛人,瞪得一双眼睛,手里拿著石头,呼吸还是很强烈。我能看出这些少年人是在挣扎,他们想把石头甩出去,又多多少少感觉自己不合格,不是可以用石头打那妇女的人。最后,我看见他们昂著的头慢慢地垂下来,也走出去了。


现在,只剩下耶稣一人了,还有那可怜可悯的妇人站在那里。耶稣站起来对那妇人说:“我也不定你的罪,去吧,从此不要再犯罪了。”


是的,可以拿石头打她的,够资格拿石头打她的,只有耶稣我的老师。但是祂的话却是,“我也不定你的罪。”祂不是一个烂好人,不是一个只有爱却没有义和圣的神人,因为祂还说,“去吧,从此不要再犯罪了。”


我看见妇人的眼泪流出来了,开始是轻声地啜泣,后来愈来愈大声,至终变成跪在地上嚎啕地大哭。我能感觉到,她把她一生所积蓄的罪的权势和压制、人追求许多事物的空虚、被人轻看的藐视和羞辱,以及立志挣扎行善的失败再失败,都在这哭声里哭了出来。

她愈哭愈大声,我真害怕她会晕了过去。我看看我的老师,祂用慈怜的眼神看著这妇人,一句话没有说,一个动作也没有。等这妇人哭够了,她从地上爬起来,看著我的老师,嘴唇一直颤抖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至终,她拜了一拜我的老师,然后就走了。

她走去的步伐、神态和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。这时候,她的步伐是缓慢的,却是稳定的。她的人挺直起来,好像也强壮起来。她走了,愈走愈快,至终消失在我们的眼前。


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看看我的老师,想对众人大声地呼喊—

来吧,

来看我的老师!

来看弥赛亚!

来看基督!

这是何等的爱,

这又是何等的智慧!



视频版:


12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